買了晚餐回家的路上想著,如果能節制認真的生活著,那會有多好。

"一個人至少擁有一個夢想,有一個理由去堅強。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在流浪。"-三毛

"一個人至少擁有一個夢想,有一個理由去堅強。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在流浪。"-三毛

"當我自己認為我處在一個弱勢的時候,我沒有權利抱怨,我沒有權力哭泣,別人可以選擇不給我機會,但是我不可以選擇放棄機會。"

"其實我也很怕,可是有件事情我還蠻強的是,我會學習假裝勇敢,然後在假裝勇敢的過程裡面,我試著學習勇敢…"

好喜歡許芳宜,每次低落時翻出來看就有勇氣keep going了:)

"林懷民說:「文字傷舞」,看來他很贊同,也真切感受到。也許,文字畢竟是「身外物」,探尋內心的過程要是轉化成外在的文字符號,必然會流失甚至傷害到甚麼,這跟直接以肢體感受肉身靈動的過程背道而馳。"

那影像呢?影像對於攝影師的意義與價值究竟是甚麼呢?

每次拍照拍一段時間就會產生的糾結與焦慮,在每天要碰觸商品情境照後更加嚴重,也許是因為不習慣數位相機霹霹啪啪的秒速快門聲,那確實讓我作噁,但更讓人痛苦的是那死板乏味怎樣都看不順眼的構圖光線以及龐大資料夾中各種角度大同小異等待修圖的照片。我完全相信拍商品照會扼殺一個人的靈感與格局。相較起來文字是有生命力和深度的,我喜歡一字一句慢條斯理的去斟酌每個用字遣詞,引用喜歡偶像說出的話再混著自己的見解,看著網路上書上那些美得要命的文句好像就更能了解生命與世界,總覺得影像需要文字的相輔相成才會更深刻有力。但是如果去掉文字呢?是不是因為影像過於簡單取得而自己又沒有學好觀看的藝術才會一直陷在死胡同裡。ANYWAY,現在如果拍不了照,就寫字吧。總要有種方式記錄現在的日子的。

今天在店裡顧店時一位媽媽進來買花,他說想買束小花給今晚有表演的女兒,預算大概100塊,小小束的就好了。我跟她說沒辦法我們都是500、1000起跳的,他嚇了一跳拿了張名片走了。那是位極為樸素的母親,衣服包包像在市場選購,皮膚和頭髮也沒有很好的保養。我想她是走錯店了,他可以去街口那家平價許多的傳統花店,他們有賣100元1束的每日花束。然後我想起中秋節送花的對象,門禁森嚴的高級住宅和官商勾結的建商和立委,他們拿到那要價兩三千的高級水果花禮卻一副看多了嫌麻煩的神情。
在這龐大卻岌岌可危隨時都要崩毀的經濟體制下,這種狀況每天在上演,但好像不是自己親眼目睹感受就沒辦法有那麼深刻的感觸,況且這種事也是想破頭卻無解又無力的死胡同。但就是覺得,像花這麼美又乾淨的東西,如果是媽媽送給剛表演完的女兒會是多麼溫馨多麼恰當阿!

今天在店裡顧店時一位媽媽進來買花,他說想買束小花給今晚有表演的女兒,預算大概100塊,小小束的就好了。我跟她說沒辦法我們都是500、1000起跳的,他嚇了一跳拿了張名片走了。那是位極為樸素的母親,衣服包包像在市場選購,皮膚和頭髮也沒有很好的保養。我想她是走錯店了,他可以去街口那家平價許多的傳統花店,他們有賣100元1束的每日花束。然後我想起中秋節送花的對象,門禁森嚴的高級住宅和官商勾結的建商和立委,他們拿到那要價兩三千的高級水果花禮卻一副看多了嫌麻煩的神情。

在這龐大卻岌岌可危隨時都要崩毀的經濟體制下,這種狀況每天在上演,但好像不是自己親眼目睹感受就沒辦法有那麼深刻的感觸,況且這種事也是想破頭卻無解又無力的死胡同。但就是覺得,像花這麼美又乾淨的東西,如果是媽媽送給剛表演完的女兒會是多麼溫馨多麼恰當阿!

"到了緊要關頭的時候,誰都會變成壞人"
太過潔癖就不能社會化了是阿

"到了緊要關頭的時候,誰都會變成壞人"

太過潔癖就不能社會化了是阿

上班一週職場菜鳥小體悟
1.隨時保持冷靜 高穩定度
2.細心 貼心 快速應變出一套邏輯
3.進公司第一件事 :當日待辦事項依次排序
4.全力以赴到最後,即便是腦袋被榨乾下班前倒數十分鐘
5.保持桌面櫃子文件資料夾整齊 清楚命名檔名
6.每件事都會有其目的性 問清楚細節理出頭緒
7.早到晚退 不漏接電話
8.以上 紮紮實實認認真真不馬虎
9.加油加油加油*200

上班一週職場菜鳥小體悟

1.隨時保持冷靜 高穩定度

2.細心 貼心 快速應變出一套邏輯

3.進公司第一件事 :當日待辦事項依次排序

4.全力以赴到最後,即便是腦袋被榨乾下班前倒數十分鐘

5.保持桌面櫃子文件資料夾整齊 清楚命名檔名

6.每件事都會有其目的性 問清楚細節理出頭緒

7.早到晚退 不漏接電話

8.以上 紮紮實實認認真真不馬虎

9.加油加油加油*200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那就是 對與錯的總合

重看一次closer依舊爽快

劇中最喜歡的片段

Goodbye stranger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晚我是多麼難熬與失落
躺在九樓高陌生房間的床上想著自己的失敗與難堪
幾乎要打碎一切了卻強忍著告訴自己要冷靜理智
我從來都沒想過如此戲劇性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不,我們從來都沒想過不是嗎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晚我是多麼難熬與失落

躺在九樓高陌生房間的床上想著自己的失敗與難堪

幾乎要打碎一切了卻強忍著告訴自己要冷靜理智

我從來都沒想過如此戲劇性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不,我們從來都沒想過不是嗎